第 18 章(1 / 2)

第18章

吕儒律本来只是随口说说,他有一百种让自己变丑的方式,比如穿紧身皮裤,熬夜把自己熬成熊猫眼,只吃不动把自己吃成个胖子无论哪一种方式,都比烫那个泡面头能让人理解。

在秦书的观念中,浩瀚的宇宙中或许存在无数个平行世界,但无论在哪个世界,那个世界里的吕儒律都不会说出“我再烫个泡面头”之类的话。

为了确定吕儒律没有被魂穿或是夺舍,秦书一连问了他好几个问题,比如“你给我们提出的四不准原则是什么”,“楚城送徐宁的第一件礼物是什么”,诸如此类。等吕儒律全部回答正确后,秦书才道“可是我不理解,再烫泡面头这五个字,怎会从你嘴中说出”

吕儒律道“怎么,1274没把温泉酒店的事告诉你”

“哦,他说了,但他说的很简略。”秦书一副试图理解的表情,“他只说你最近被段野洲搞得不太理智。”

“不太理智”吕儒律冷笑,“谢澜之真的说得这么委婉他没用愚蠢傻逼之类的词”

秦书眼神躲闪,心虚地转移话题“所以,你想再烫泡面头和段野洲有什么关系”

吕儒律朝门口张望了一下,确定段野洲已经回另一个次卧了,才压低声音说“因为我不想让段野洲喜欢我。”

面对两个直男间可能出现的情愫,磕学家秦书居然表现得异常平静,完全没有他平时看小说时的激动“首先,你确定他喜欢你吗”

“大概率吧。”吕儒律发着愁,“有人说我该直接找段野洲问清楚。你觉得呢”

秦书发出一声不屑一顾的嗤笑“这有什么可问的他可能喜欢,也可能不喜欢。就算他喜欢,也分好多种情况他可能是一见钟情,也可能是在相处的过程中慢慢喜欢上的。他可能喜欢却不自知,也可能心里怀疑自己喜欢但不敢确定,甚至可能明确了喜欢又因为各种原因决定一直保持暗恋你就算问了,也不一定能得到准确的答案啊,还不如等他想好了自己说呢这是哪个傻逼给你出的馊主意”

吕儒律被这噼里啪啦的一大串搞得云里雾里,心道不愧是热爱看文的奇男子,情感辅导课开得和绕口似的。前面那些什么“可能喜欢”“可能不喜欢”“可能喜欢却不自知”的东西他可以待会再分析,但秦书最后的问题他已经等不及要回答了。

“是1274哦。”吕儒律微笑着回答。

秦书瞬间呆住“啊”

吕儒律幸灾乐祸道“是1274建议我找段野洲问清楚的。”

秦书低头沉思三秒,严肃道“其实转念一想,你还是直接去问比较好。对嘛对嘛,问了你才能不再继续纠结,才能一身轻松,这简直是绝妙的观点,我永远支持12741274就是最聪明的”

吕儒律怒而痛斥“你们小情侣把单身狗当猴耍呢”

秦书笑眯眯地说“无论如何,律哥你千万别再折腾你的头发

了”

“奇了怪了,我烫我的头关你什么事

因为我不想看到你不开心啊

吕儒律微微一怔,一股暖意从心底涌出“小情书,我发现你有时对我真的挺好的。好吧,泡面头我就先不烫了,你把那些表情包发给我吧。”

“说实话,要不是你救过我的命,我巴不得你多烫几次让我和1274多笑笑”秦书话说到一半,对上吕儒律冷漠的眼神,立即改口“不过我的确对你很好你不让我磕你和段野洲我就一点都不磕,在我心中,在我眼里,你们就是没有血缘关系,却在同一个户口本上的异姓兄弟啊根本不可能”

吕儒律面色逐渐缓和。

“还有还有,今天我本来和1274穿了同款的家居服,为了招待敏感的你,我特意换了套衣服”

吕儒律喉结一滚,感动不已“小情书”

秦书握住吕儒律的手,眼眸真诚“律哥”

简单的握手似乎已经不能表达直男和男同间感天动地的友谊了,吕儒律正想着要不要抱他一个,就听见谢澜之冷淡的声音在门口响起“你们抱一个试试。”

站在门口“看热闹”的不仅有谢澜之,还有段野洲。两个高个子男生站在门口望过来,压迫感拉满,尤其是段野洲,头顶都快碰到门框了。

在四个人的“暗潮涌动”中,谢澜之先开口了“4721,回房间睡觉。”

秦书火速下床,毫不犹豫地抛弃吕儒律,向谢澜之奔去“好的,1274”

4721乖乖地跟着1274回到主卧,剩下段野洲依旧站在门口,一脸若有所思地看着吕儒律。

吕儒律盘腿坐在床上,镇定地问“你还有事吗”

“没,只是有点好奇。”段野洲说,“律哥,秦书学长牵你手的时候,你怎么就不敏感了”

“这哪能一样。”吕儒律道,“他已经是弯的了,还有男朋友。等你有女朋友了,你看我还对你敏感不,信不信我天天和你好兄弟抱一下,每周和你约

最新小说: 帝国领主世界 网游之惊天传说 全球怪物入侵,开局二郎神护体 网游之全系召唤师 我在时停世界胡作非为 篮球少年,从灌篮炸框开始闪耀 杀戮世界:开局吞噬万物! 我一个肉盾,杀怪奖励万倍攻速什么鬼 简化升级条件,从召唤蚁族开始 飞刀弱?可知小李飞刀,例无虚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