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 章(1 / 3)

十分钟后,吕儒律再次回到了自助餐厅,和他一起来的还有谢澜之。

已经吃上了的洪子骞看到他们,走过来想要加入他们,被吕儒律微笑着婉拒“不方便哈。”

洪子骞愣了愣,看看吕儒律,又看看谢澜之,不明所以地“哦哦”了两声,端着餐盘走了。

洪子骞一走,吕儒律就开启了疯狂吐槽模式,对着谢澜之将自己对段野洲的怀疑和盘托出。说到最后,他痛心疾首地总结陈词“你说,除了他喜欢我这个解释之外,还有其他解释吗还有吗”

谢澜之还算耐心地听完了吕儒律的讲述,没有第一时间发表评论,而是给他倒了杯水,缓声道“你这副模样,让我想起当初的自己。”

吕儒律一愣“什么意思”

谢澜之不置可否,道“所以,你怀疑段野洲很早就暗恋你,所做的这些都是蓄谋已久的接近和撩拨你确定这些不是因为你太敏感而产生的错觉”

“我也不想怀疑的。”吕儒律痛苦面具,“可是你看他,你用第三视角看他我真的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做这些”

谢澜之淡道“想不明白就去问。”

吕儒律又是一呆“啊”

“把你的怀疑全告诉他,亲口问他是不是喜欢你,这样你就不会纠结了。”

吕儒律看着谢澜之云淡风轻的模样,顿时没了表情“谢澜之你这个双标狗。”

谢澜之挑眉“再骂一遍”

吕儒律冷笑“你还记得当初你和小情书搞暧昧的时候,自己是什么样子吗不瞒你说,我那时看你就觉得你像个傻子。”

谢澜之“。”

“哦,现在你倒是能给出所谓合理又理智的建议,显得我不太聪明的样子。”吕儒律精准吐槽,“可你自己谈恋爱的时候还不是在那谁能过情关。”

谢澜之静了一静,凉凉道“难得你能说出有些道理的话,和你同班同学三年,这还是第一次。”

“你丫的。”

“不过,你确定你现在真的是在过情关”谢澜之一针见血地指出,“就算段野洲真的喜欢你,你现在也不会接受他,不是吗。”

这一点,吕儒律无法反驳“呃,确实。”

如果段野洲真的喜欢他,他也只能给对方发一张好人卡,然后把段野洲恭恭敬敬地请进他的男同兄弟列表。这样一来,他直男兄弟的数量重新归于零,男同兄弟的数量直接飙升至七。

他上辈子是捅了男同窝么。

“我无法切身体会你的心情,所以给出的建议偏理智而非感性,具体怎么做还要看你自己的心境。”谢澜之喝了口咖啡,提醒吕儒律“别忘了你的微信名。”

吕儒律微微一怔,他的微信名以不变弯为己任谢澜之这是在鼓励他坚守直男的阵营么。那大可放心,哪怕全专业的男生都弯了,他也一定会是最后弯的那一个。

即便有些心烦意乱,吕儒律早餐依旧吃了个爽,力求最大限度地吃回房费。然后,他怀着沉重的心情,迈着更沉重的步伐回到房间。

无论如何,他还是要面对段野洲的。或许,他可以先问问段野洲为什么要在房间的事情上撒谎对,就用那种漫不经心,随口一问的语气,问的时候再用余光暗中观察段野洲的反应男同不是经常这么干么就那个,那个“暗搓搓试探大法”

吕儒律给自己做完心理建设,深吸一口气,刷房卡进门。

床上已经没有了段野洲的身影,被子掀开一半,枕头上还残留着男生睡过的痕迹。窗帘被拉开了一个人的宽度,段野洲站在窗前,新年的阳光将他的黑发染成了灿烂的金色,戴在胸口的十字架反射出斑驳的光影,漂亮得像艺术生眼中最完美的雕塑。

段野洲似乎才洗完澡,穿着宽松的运动睡裤,上半身居然还光着。他手里拿着手机放在耳边,说“爸,新年快乐。”

原来段野洲在和父母打电话。

吕儒律不动声色地走到墙边,把空调的温度调高两度。他并非有意偷听段野洲和他爸的对话,可段野洲他爸的声音还是一字不落地传进了他耳朵里。

“你已经买了机票”

段野洲“嗯”了一声“不是你邀请我去过年的么。”

“我什么时候邀请你了”

“我过生日的时候”段野洲突然觉得很没意思,改口道“算了,可能是我记错了。”

“你把机票退了吧,我要带你陈阿姨和她女儿去国外滑雪,不在国内过年,你别回来了。”

段野洲安静了下来。他爸等了几秒,没等到回应,就在电话那头喂喂喂个不停。

“那我呢。”段野洲平静地问,“我去哪里过年。”

男人似有些不耐烦“你就不能去你妈那过年吗。”

“我妈在澳洲坐月子。”段野洲笑了笑,“她昨晚特意打电话叮嘱我,让我千万别去找她过年。”

“那你申请寒假住校行不行”

最新小说: 杀戮世界:开局吞噬万物! 我在时停世界胡作非为 飞刀弱?可知小李飞刀,例无虚发 网游之惊天传说 篮球少年,从灌篮炸框开始闪耀 网游之全系召唤师 简化升级条件,从召唤蚁族开始 帝国领主世界 全球怪物入侵,开局二郎神护体 我一个肉盾,杀怪奖励万倍攻速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