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章(1 / 3)

如此一番折腾下来,今晚的游泳小课堂正式告吹。

段野洲带着全身湿透的吕儒律来到校游泳队专用的更衣室,让他赶紧把湿衣服脱了,洗个热水澡,再换上干爽的衣服。

那么问题来了,吕儒律哪来的干爽衣服干爽的泳裤他倒是有一条。

“我在储物柜有一套备用的衣服可以临时支援你。”段野洲说。

吕儒律犹豫片刻,认命地叹气“谢了。”

如果把男男暧昧行为根据暧昧程度分为a,s,ssr三个等级,那穿对方衣服绝对归属于s级别。

以前,他看到一个男生穿另一个男生的衣服,第一反应肯定是他们有苦衷,比如掉泥坑了,真心话大冒险输了,又或者是懒得洗衣服实在没有干净的衣服穿了。

现在,他已经见识了男同们的诸多把戏,再看到一个男生穿另一个男生的衣服,只会觉得卧槽他们睡了

所以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是非常有道理的,他的脑子已经不是当初那个纯情的脑子了。然而在目前的情况下,除非他想冻死在冬天冰冷的校园内第二天上热搜,否则他无法拒绝段野洲的衣服。

热水从头顶浇下,全身上下都暖暖的,骤然呛水的不适感也渐渐消散。隔着一道布帘,吕儒律听见段野洲说“衣服我给你放在外面。牛仔裤,卫衣,还有一件羽绒服”段野洲顿了顿,若无其事地说了下去“以及一条内裤。”

布帘内,吕儒律猛地倒吸一口水蒸气。

段野洲连内裤都愿意支援他不用怀疑,这绝对是超越ssr级别的存在,他甚至怀疑1274和4721都没这么干过

“不用不用,”吕儒律忙道,“我让1274给我送一条过来。”

“嗯我不知道哎。”段野洲沉吟道,“1274大晚上给另一个男人送内裤,4721会不会不高兴啊”

吕儒律想象着那个画面月黑风高夜,小情侣们正在沙发上嬉戏打闹,他一个电话拨过去,小情侣被迫中断,一边骂骂咧咧一边火速穿好衣服,然后千里迢迢地来给他送内裤

算了算了,小情侣们罪不至此。如今的局面,破解之法唯有一法。

吕儒律闭上眼给自己做了长达十秒的心理建设,而后忍辱负重地说“其实,我不喜欢穿内”就在吕儒律即将身败名裂的关键时刻,他那个不太纯情的大脑“叮”地亮起了灯泡“增高,你喜欢穿吗”

“我喜欢死了,”段野洲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我天天穿,一天不穿就会死。”

我信你个鬼。

吕儒律异常镇定“学弟,你能帮我把我的泳裤拿过来吗今夜就勉强让它客串一下内裤。”

段野洲轻轻叹了口气“也行吧。”

吕儒律觉得段野洲语气不对劲,似乎带着点儿惋惜。意识到自己又要开始“敏感”了,他赶紧住脑,再这样下去他干脆一个同性朋友都不要交,淹死在男同的海洋里算了。

吕儒律洗澡的时候,段野洲就坐在门口玩手机,两人隔着布帘聊起了不吉利的洪子骞。

据段野洲称,这是一件十分神奇,无法用科学解释的事。

洪子骞是段野洲的室友,也是他进入大学后的第一个朋友,两人自然而然地成为了训练搭子,饭搭子,上课搭子。一切都很正常,直到有一天,洪子骞陷入爱河了。

一开始,段野洲对兄弟的恋情绝对是祝福且支持的,可很快,事情逐渐变得诡异起来。段野洲发现,只要他和这对情侣走得稍微近了一些,那么“灾难”必会降临在他身上。

比如,洪子骞第一次邀请女朋友到他们寝室来玩,洪子骞事先把寝室打扫得干干净净,被拖了一万遍的地板光滑得可以滑冰,以至于带饭回到寝室的段野洲脚下一个不小心,没吃到饭,脚还扭了,卧床整整半天。

又比如,洪子骞翘课和女朋友约会,教授抽人回答问题刚好抽到洪子骞。段野洲看在兄弟情的份上帮他答了,结果教授下一个问题就抽到了他自己。段野洲坐在位置上,眼睁睁地看着教授低头写下“缺席”两个字,后槽牙都要咬碎了。

再比如,他在泳池里说过的甜甜圈事件。

“那家的甜甜圈很难买,我排了很长的队才买到,结果才吃了一口就我感觉自己被诅咒了。”段野洲沉声道,“否则我想不到第二种解释。”

吕儒律登时如听仙乐耳暂明,他何尝不是感觉自己被诅咒了。要不是他还没洗完澡,他恨不得冲出去给段野洲一个“我懂你我真的懂你”的握手。

吕儒律问“他赔了你的甜甜圈吗”

“他赔了双倍的甜甜圈。”段野洲忧郁地说,“但心灵的创伤是永远无法弥补的。”

吕儒律洗完澡,穿上干净的泳裤,然后再套上了段野洲的裤子和卫衣,最后披上羽绒服。

他和段野洲10的身高差距在衣服上突显得淋漓尽致,牛仔裤和卫衣都大了一个号。尤其是羽绒服,穿在段野洲身上可

最新小说: 网游之惊天传说 帝国领主世界 我一个肉盾,杀怪奖励万倍攻速什么鬼 全球怪物入侵,开局二郎神护体 网游之全系召唤师 飞刀弱?可知小李飞刀,例无虚发 简化升级条件,从召唤蚁族开始 杀戮世界:开局吞噬万物! 我在时停世界胡作非为 篮球少年,从灌篮炸框开始闪耀